危险化学品 无机化工 有机化工 农业用化工品 煤化工 行情数据 政策法规
您当前的位置:

南非新“国油”呼之欲出旨在提高油气行业整体竞争力

  • 2021/3/31 13:51:00
  • 点击次数:10659次

在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经济的背景下,南非提出了“调整并合理化部分国有企业”的发展战略,旨在最大程度重塑经济并维持产业可持续发展,成立新的国家石油公司就是其中一大要务。

事实上,早在去年,南非政府就提出合并三大国有能源机构,组建一个业务更全面、竞争力更强的国有油企。目前,这一合并计划处于审核阶段,不出意外的话,这家全新的国家石油公司将于4月问世。

潜在市值数十亿美元

根据规划,南非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PetroSA)、南非国家战略燃料基金(SFF)和南非天然气开发公司(IGas)将合并为“南非国家石油公司(SANPC)”,合并事宜将在3月内完成。

PetroSA和IGas的母公司南非中央能源基金会(CEF)将继续担任SANPC的控股者和管理者。CEF强调,SANPC本该在2月22日获得南非内阁批准,4月1日正式启动,但南非内阁迟迟不点头,无疑给其运营带来风险。南非经济新闻网报道称,鉴于PetroSA庞大的债务规模,南非内阁目前对于三大能源机构的“合体”信心不足。

CEF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延迟批准将阻碍SANPC的运营,令其无法根据《公共融资管理法案》向南非矿产资源和能源部以及财政部申请国有企业成立资质,这直接导致后续事宜如企业注册、过渡董事会和执行委员会任命、法律协议签署以及第三方金融和监管机构聘请等都将被严重拖延。

过去5个多月间,CEF一直努力推进SANPC的建立,包括对PetroSA、SFF和IGas的资产、合同、债务、权利、许可和适用法规等进行了详尽的调查,同时还起草了相关法律协议。据CEF初步估计,SANPC的潜在市值高达950亿南非兰特(约合64.35亿美元)。

负责调查合并事宜的南非国会矿产资源和能源投资委员会表示,考虑到南非现有立法制度,SFF和PetroSA报告中提出的未决问题以及PetroSA当前潜在的破产风险和资金流动性挑战,SANPC 于4月1日正式“亮相”的可能性有所削弱。

据了解,CEF已经表示,将持续催促南非内阁,以尽快确定SANPC的“合法身份”,目前已经将相关意见书提交至南非国会矿产资源和能源投资委员会。

“三合一”意在缓解危机

南非国会矿产资源和能源投资委员会主席Sahlulele Luzipo表示,批准组建更大规模的战略型国家企业,扩大行政问责制十分必要,这也是新企业健康良好运营的前提。

据法新社报道,南非的三大能源机构在运营效率和债务方面均存在不少问题,其中以PetroSA最为严重,“三合一”意在缓解他们的经营危机。据悉,PetroSA在2019财年债务规模就已达19.2亿南非兰特,整个财年净亏损接近21亿南非兰特,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国际油价也一度跌至历史最低点,PetroSA几乎无法维持基本运营。

南非国会矿产资源和能源投资委员会调查发现,SFF和PetroSA还存在管理漏洞,前者未经许可私自向外出借30万桶原油,后者旗下Ikhwezi天然气田开发项目于2011年获得董事会批准,但直到2013年才正式启动开发,2015年5月中止并随即陷入调查,因为3口钻井花费了12.07亿美元,但没有任何预期中的积极结果。

据悉,PetroSA 2014年以来已经蒙受了超过200亿南非兰特的经济损失,仅2014-2015年间就净亏损146亿南非兰特,到了2017年,仅一个项目一年就能亏损22亿南非兰特。尽管如此,PetroSA仍在2016年底向高管层发放了近150亿南非兰特的奖金。

此外,去年底,由于天然气勘探进展失败且无法保证充足供应,PetroSA宣布关闭位于莫塞尔湾日产能4.5万桶的天然气制油旗舰工厂。今年初,PetroSA又宣布将裁员1/3,这引发了南非化学、能源、纸业、印刷、木料联合工会的强烈抗议,给PetroSA、SFF和IGas的合并带来拖累。

IGas内部也人心浮动。南非《每日商报》消息称,IGas董事会正在分崩离析,前董事会成员Sibongile Luthuli指控矿产资源和能源对IGas进行不当干预,导致该公司业务运营“走偏”。

期待扩大油气竞争力

南非政府表示,“三合一”的目的在于减债和精简架构,以提高南非油气行业整体的竞争力。

非洲能源和采矿领域跨行业组织“非洲能源商会”表示,支持南非在油气领域的“三合一”举措,并期待南非通过能源政策和基础设施转型,能重启该国经济可持续增长引擎。

“南非油气行业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曙发展时期。随着《上游资源石油法案》的加速落实,这个可以提供政策确定性并支持油气投资的新法案,将带来更多正面激励影响。”非洲能源商会执行主席NJ Ayuk表示,“我们都知道,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肯定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延迟,但此举颇具战略意义。”

去年10月,南非矿产资源和能源部确定了《上游资源石油法案》的后期阶段,旨在允许国家在吸引投资的需要和确保石油和天然气活动不以环境和水资源为代价之间取得平衡。

据了解,当前,南非正在加大近海油气勘探力度,该国一直考虑在卡鲁地区采取水力压裂法开发页岩气,但因环境团体的抵制和法律挑战而迟迟未有实质性进展。

2019年初,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在南非莫塞尔湾以南的Brulpadda区块斩获世界级天然气发现,去年11月又在Brulpadda区块相邻的Luiperd区块发现了第二处油气资源储备,该公司估计Brulpadda及附近区域蕴藏10亿桶石油当量的油气储备。

一直以来,南非主要依靠煤炭发电,煤电占该国总发电量80%以上,近年来开始加速降低煤炭依赖,致力于推动天然气发电。业内认为,SANPC是南非强化油气行业发展背景下的“产物”,在该国推行新油气法案且接连发现大型油气储量的情况下,这家新国油的前景值得期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中国能源网,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