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化学品 无机化工 有机化工 农业用化工品 煤化工 行情数据 政策法规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3月份北海原油进口量创纪录!

  • 2021/3/25 8:33:00
  • 点击次数:7166次

市场人士和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S&P Global Platts)对航运数据的分析显示,中国本月的北海原油交货量预计将创下纪录,有助于弥补欧洲市场因新冠疫情封锁而持续低迷的需求。

情报公司Kpler的数据显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预计3月份每日将从北海进口近120万桶中重质原油,高于去年同期的54万桶/日。

一部分货物(约占进口总量的十分之一)包括英国的福蒂斯原油(Forties)和挪威的Johan Sverdrup原油,都符合中国工业炼油厂的偏好。据贸易消息人士透露,中国3月份还进口了一些Ekofisk原油和Grane原油。

3月份北海原油进口量激增并创下Kpler自2012年以来的数据纪录,凸显出中国在该老化盆地的未来影响力日益增强。在过去的十年里,国有企业中石化的贸易子公司联合石化(Unipec)也成为北海原油现货市场的关键参与者。

Kpler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今年中国从北海的原油进口量约为66.8万桶/日,而2020年全年进口量为35.7万桶/日,2019年为25.4万桶/日。2013年,该数字仅为3.7万桶/日。

今年1月,联合石化以普氏收盘价格购买了8艘货船的北海原油,共计480万桶。数据显示,联合石化是当月普氏收盘价委托单最大的买家。此后联合石化放慢了收盘价委托单的采购速度,只购买了一批60万桶的原油。

押注于市场复苏

然而,北海原油转向亚洲市场的趋势不会持久。市场人士称,随着中国炼油厂情况逐渐好转,预计从4月份起,中国对北海原油进口量将逐步下降。

北海原油生产商希望,一旦大部分炼油厂在5月份完全恢复,在此期间原油出口会面临更大需求。

一位交易员说:“许多公司打算将5月份的原油货船运到中国,并寄希望于节后需求复苏……这是不可能的。”

近期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走强,加上更强劲的现货溢价,可能也阻碍了一些长线原油流入亚洲。

与此同时,随着利润率的提高,欧洲对北海原油的需求有所回升,但由于炼油厂即将进行检修,亚洲3、4月的原油需求有所下降。

消息人士称,运费上涨及石油市场结构落后打压了欧洲原油在该地区的套利能力。

一位原油交易员说:“市场结构和运费压低了利润,需求和原油差价。

炼油商积极提升炼油能力,由于中国原油库存状况良好,未来几周北海对中国的原油供应量将减少。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苏伊士以东的炼油厂将不得不更多地依赖中东和俄罗斯的短程原油。如果欧佩克+协议不增加中东供应量,亚洲炼油厂将被迫抬高价格。”

Johan Sverdrup油田

主要的石油贸易公司维多、托克、嘉能可和摩科瑞,以及英国石油公司、道达尔和Equinor的贸易子公司,都是北海-中国航线上最活跃的超级油轮修理商。

通过套利经济并在过去几个月减少运费,这些交易商希望向中国输送更多等级原油,如福蒂斯原油、Johan Sverdrup原油、Oseberg原油和布伦特混合油。

这一趋势主要受Johan Sverdrup油田的启动推动,迎合了中国对挪威原油的需求。

Johan Sverdrup油田于2010年由石油勘探公司伦丁(Lundin)发现,并由国家控股的Equinor公司运营。该油田自2019年底投产后,为挪威石油生产水平的恢复助了一臂之力。

中国是这种原油的最大买家,每月购买量占总出口量的50%以上。

Kpler数据显示,2020年,Johan Sverdrup原油平均出口量为41.7万桶/日,对中国的原油出口量达到21万桶/日。

Johan Sverdrup原油比诸如布伦特原油等北海分级原油重,但已成为中国独立炼油厂的常用原料。

中国在北海上游产业也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中海油经营着英国最高产的油田Buzzard,该油田是英国40年代福蒂斯级原油的主要产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能源舆情,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