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化学品 无机化工 有机化工 农业用化工品 煤化工 行情数据 政策法规
您当前的位置:

煤炭业不利因素依然存在 仍需以改革促内生动力转换

  • 2018/2/23 16:29:00
  • 点击次数:6724次

大国化工网2月23日讯:

报告显示,煤炭产业经济经历深度调整后,“政策底”和“市场底”相继形成,在2016年年中迎来向好拐点,并呈现持续向好势头。但这很大程度上是靠政策,而非内生动力转换成功所致。2017年下半年虽然仍旧稳中有进,但进度已趋缓。下一步,必须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根本上增强发展的动力和韧性

日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总额2959.3亿元,同比增长290.5%;上一年,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总额1090.9亿元,同比增长223.6%。煤炭产业实现利润连续两年大幅增长,表明全行业脱困步伐加快。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近期发布的《我国煤炭产业经济形势研究报告(2017—2018)》显示,煤炭产业经济经历深度调整后,“政策底”和“市场底”相继形成,在2016年年中迎来向好拐点,并呈现持续向好势头。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院长岳福斌教授表示,目前我国煤炭产业运行已经告别“隆冬”,渐入“初春”,但不利因素依然存在。煤炭产业应在不断完善现行体制机制的前提下,创新发展模式、盈利模式、动力模式,从根本上增强煤炭产业韧性,提升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

多重因素支撑回暖

2017年,我国累计生产煤炭34.45亿吨,同比增长3.2%。受煤炭价格持续处于相对高位影响,全年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为25444.9亿元,同比增长25.9%。

从发展后劲看,尽管煤炭产需平稳回升,利润增长加快,但受去产能等政策性因素影响,2017年全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减少12.3%;从业人员逐季减少,由上年末的401万人减少至一、二季度末的361万人、三季度末的358万人,四季度末从业人数小幅减少。

煤炭产业回暖与宏观经济总体稳中向好密不可分。报告认为,当前的世界经济形势是近年来最好的,大宗商品价格企稳回升,投资与贸易均好于预期,各国之间的经济联动性趋强。“世界经济复苏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保持在30%以上,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复苏起到了重要的支撑和推动作用。”岳福斌说。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国民经济稳中向好、好于预期,经济活力、动力和潜力不断释放,稳定性、协调性和可持续性明显增强,实现了平稳健康发展。

在宏观经济平稳向好的背景下,下游行业的煤炭消费需求有所回升。报告指出,2017年火电增速达到2014年以来的最高值。钢铁产业去产能、取缔地条钢等措施,使优势产能加快释放,用煤稳中有升。水泥价升量增,有利于煤炭供需平衡,价格稳定。原油价格重心上移,天然气供不应求,都对缓解煤炭市场供需矛盾产生了一定影响。

自2016年以来,煤炭产业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批煤炭企业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去产能、限产量、稳价格,不断加大调结构的力度,使供给质量有了较大改观,市场秩序和市场价格恢复理性并进一步趋稳,产业发展动力和韧性明显增强。

脱困发展仍在路上

报告认为,2018年,煤炭下游产业有望保持稳定的发展态势,将为煤炭产业创造相对稳定的市场环境。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将为煤炭产业优化资源配置、调整产业结构、扩大优质供给、改善供需关系等提供强大动力。

报告同时指出,当前影响煤炭产业的不利因素依然存在。从外部环境看,世界经济中的深层次问题尚未解决,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从国内环境看,我国经济结构性矛盾问题突出,钢铁、煤炭、火电、建材等传统基础产业产能过剩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一些新兴产业产能过剩问题凸显;各产业链条中上下游产业间发展不平衡的矛盾突出,尤以煤电矛盾为甚。

“当前煤炭产业经济形势有了明显好转,但并不意味着多年积累的历史问题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也不意味着现实发展中新出现的问题得到了根治。”岳福斌说,目前煤炭产业走出“隆冬”,很大程度上是靠政策,而非内生动力转换成功所致。从2017年下半年的产业经济发展情况看,虽然仍旧稳中有进,但进度已趋缓。原煤产量增速趋缓,市场价格高位横盘多日,主营业务收入继续大幅增加的可能性不大;与此同时,生产经营、改革发展等内外部成本有上升的趋势,利润再继续大幅提升也不现实。近几年来,煤炭产业的技术进步相对较慢,将影响产业下一步发展。

基于上述分析,报告认为,当前不能对煤炭经济形势好转过于乐观,煤炭产业脱困发展仍在路上,任重道远。“煤炭产业经过‘隆冬’的锤炼,积累了经验,吸取了教训,发展的动力和韧性都在增强。我们坚信煤炭产业有基础、有条件、有能力应对挑战、温和调整、转型升级、向好发展。”岳福斌说。

深化改革增强韧性

国家统计局能源统计司副司长王益烜指出,2017年,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不断深化,能源清洁化进程进一步加快,煤炭占能源消费比重下降1.7个百分点。

不过,在当前及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煤炭将依旧是中国的主体能源。因此,推动煤炭产业健康发展,依然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的重要举措之一。但长期以来,煤炭产业改革相对滞后,对政策依赖度过强,抗市场周期波动和抗风险能力不强。

报告指出,要使我国煤炭产业适应现代化经济体系要求,必须要继续深化改革,以此推动产业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实现由数量型、粗放型、外力推动型向质量型、集约型、内生动力型转变。

“在目前市场格局下,仍然亏损、扭亏无望的僵尸企业要坚决清除出市场,绝不手软,以利于拓展优势企业的发展空间。”岳福斌说,要推动煤炭产业健康发展,首先必须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去过剩产能不动摇,使落后产能加快出清。同时,要利用国民经济去杠杆的大背景,坚决把煤炭企业杠杆率降下来,积极争取市场化债转股落地。

要从根本上增强煤炭产业韧性,必须在不断完善现行体制机制的前提下,大胆开拓创新发展模式、盈利模式、动力模式。要利用煤炭产业发展稳中向好、盈利状况有所改善的机会,着力偿还债务,优先考虑补足安全、社保、环保、科技研发、拖欠工资等;优势企业还要抓住盈利水平提升的有利时机,适时适度开展兼并重组,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和产业关联度,以进一步增强煤炭产业韧性。

岳福斌还指出,煤炭产业必须顺势而为,加快由传统能源产业转变为安全高效、绿色智能的新能源产业;由政府主体、政策主导为主转变为企业主体、市场导向为主的发展模式;由产业链条过短和自我闭路循环生产模式转变为原煤深加工转化一条龙长产业链的开放循环生产模式;由燃料原煤生产供应商向精品燃料和原料综合供应商转变;由煤炭运输线路为纽带、区域性、点对点的服务方式转变为网络数据、开放式、全覆盖的现代服务方式。

精彩推荐